记录美好生活

陪产3

第一天下午都挺正常,老婆还出去跟周围的孕友聊天,好几次都没找到人,聊得不亦乐乎,状态很好。前半夜虽然有些许疼痛但还是整体稳定。看着边上产房门口,一个在焦急等的父亲,大家状态都差不多,在门头走来晃去。因为疫情,几乎都是做父亲的一个人在昏暗的产房门口等待,一副孤独等待的画面,一位走来踱去双臂不停上下晃动的年轻父亲,看起来十分紧张。

隔壁年轻夫妇,孕妇从下午开始就反应非常强烈,一直吵着要打无痛针,但是护士却因开没到“两指”,一直没同意。疼痛的周期越来越短,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我听到有种“绝望的感觉”,“给我打针...,一分钟了...”。

最终一生答应给她打针被推入了产房,后来很快就出来了,估计应该没打那个无痛针....

一个一个周围几张床上的产妇都陆陆续续进入产房顺利完成“卸货”

半夜有一个特别惊险的,我在床边听见的,“头都出来了,赶紧送进去...”,不到一分钟后,听到医生告诉应该是产妇家属说“生了”。生孩子真的很不容易,虽然结果都很顺利,但过程真的很痛苦...

 

 

 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